白小姐资料
虾米音乐风格大赏:后摇 Post-Rock
发布日期:2019-10-17 02:18   来源:未知   阅读:

  在90年代兴起的深受电声器乐摇滚影响的实验摇滚运动中,后摇滚无疑是占有统治地位的音乐类型。后摇滚音乐中集结了一大堆实验流派-Krauft-Rock、氛围音乐(Ambient)、激进摇滚(Progressive Rock)、Space Rock、Math Rock、Tape Music、简约古典(Minimalist Classical)、British IDM, Jazz (both Avant-Garde and Cool), 和 Dub Reggae,一句话简言之就是:音乐大部分架构在摇滚音乐上,但是它实质上不是摇滚音乐。

  后摇滚给听众的音乐感受是与传统意义上的摇滚乐激励情感是完全相反的,它的音乐富于使人催眠和声响低沉单调(尤见于一些以吉他为主的乐队),即使相对亮色的音乐也使人感到镇定和醒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后摇滚当初就是反对摇滚的一种回应,尤其是当主流乐界对另类音乐的同化后更加如此,很多后摇滚乐队是在一个相同的意识下建立起来的,这种意识就是:摇滚乐已经丧失了自身的真正的反叛意识,并且很难从自身的陈旧模式和空洞姿态的窠穴中自拔。所以后摇滚拒绝一切与传统摇滚乐相关的东西。

  后摇滚音乐着力于纯粹声响和音色远甚于对旋律和歌曲结构的沉迷,其大部分作品倾向于器乐,即使作品中有人声出现,也仅仅是作为整体音乐效果的一种附属。

  后摇是一个新世界,一个充满颜色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的图景如何在你脑中浮现,主要取决于你自身对音乐的感知。

  虾米音乐风格大赏:自赏 Shoegaze(下)—— 2000年后的自赏复苏潮

  “Sigur Rós意为“胜利玫瑰”,被誉为冰岛国宝的后摇乐队。饱满的弦乐覆盖在冷咧空旷而幽远的氛围之中凸显宏大和精致,其独到的悲天悯人的忧郁气质已经深入每一个和弦。”

  “Godspeed You! Black Emperor是加拿大前卫艺术乐团,1994年在魁北克蒙特利尔成立。Post-Rock四天王之一,后摇的传教士,代表了宗教和信仰。”

  “EITS有别于其他post-rock乐队,他们一直坚持只以最基本的乐器-结他和鼓-来演奏音乐,这跟阵容庞大的Godspeed家族,近年疯狂加插弦乐的 Mogwai,以至愈见依仗电子声响的Do Make Say Think相比, EITS在音质上都来得简单直接得多,正因为只用上最基本的乐器配搭,他们的歌曲总带着一种很是粗犷原始的味道。不像mono如海洋般的厚重,不像mogwai阴郁到喘不过气的压抑,不像god is an astronaut赞美诗一样的空灵优雅,explosion in the sky无比大气又略带沧桑的音乐在后摇圈里独树一帜,非常值得我们一听。”

  “如果将爱尔兰比作大西洋上的绿宝石,而将它的首都都柏林看成是绿宝石中一抹黝黑的点缀,那么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来自此处的God Is An Astronaut呢?是那抹黝黑中一滴晶莹的泪珠,还是沙子筑成的细腻的心。电子音效的大量运用,构建起一个虚幻与现实相交叠的世界。繁星之下的漫游、自由、清澈、迷幻,属于平流层之上的乐章。”

  “This Will Destroy You 简称 TWDY,在德克萨斯的圣马科斯成军。2005年他们录制并自己发行了他们第一张EP,《年轻的山》。唱片评价颇高,并被“The Silent Ballet”评为年度最佳,让TWDY作为黑马杀入历久弥新的氛围/后摇音乐界。《Pichfork Media》、《Rolling Stone》等杂志这样写道:“TWDY的音乐近乎完美。作品的理念是:恰到好处。音乐的理念是:精益求精。音乐中的安静部分是眼泪的痉挛。”

  “这是一支来自法国的新晋后摇团体,目前只有这两张Ep作品,没有发行过正式专辑,也没有乐团相关的任何资料。虽然如此,但可听性非常之强,份量也十分之充足,诚意绝不会亚于正式作品。法国的独立音乐一向带着法国人浪漫和温馨的特质,而Rqtn的音乐却显明有别其大多数的法国乐团,而是有着极其内省和深刻的内涵又略带阴郁寒意。”

  “Mogwai 组建于1996年苏格兰的格拉斯哥。全然静态路线不等于没神没气,反而在一片幻梦般的soundscape中,听到每部份乐器含蓄但锐意的独特经营营造引人入胜的气氛。”

  “无比适合朦朦雨季的作品,整首几乎都是由钢琴和弦乐构成,但是这样的器乐运用却并不显得乏味单调。ólafur Arnalds 对乐曲的编排非常的老练、细腻,小提琴双声部的相互私语,小提琴和大提琴的哀怨纠缠,钢琴冷静稍显寂寥的独白铺陈,在这样看似静霾的氛围里,一种淡淡的阴郁慢慢地浸透到心灵最深处。”

  “The Seven Mile Journey,一支来自丹麦的Post-rock乐队。“Through the Alter Ego Justifications”中每件器乐有层次的介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开始只有一个乐手在录音室中,然后乐队的每位成员按顺序依次进入,不慌不忙的拿起自己的器乐,先后进入到演奏过程中来。他们的作品并没有浓重的压抑色彩,应该说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也许见日之前这段漫长的沉坠过程确实有一些悲怆,但是阴冷的碎拨吉他加上层层递进的鼓点似乎在试图驱赶这片阴霾,一路听到最后便是乌云溃散,柳暗花明。”

  “1999年成立的日本后摇乐队Mono。他们的作品大部分都有着无比宏大的结构,堪称后摇界里的“交响乐”。这首“Kanata”可直译为“彼方”,全曲配以冷色调的山景封面,幽幽远山、朦朦熏雾、猎猎高风、点点素鸟,先行营造辽远朦胧的意境;钢琴开场、吉它扬韵、鼓声催奏,将封面中的视觉距离感逐步缩小,关注点由远景转向近物,而曲目后段连绵的音墙更是借用加强声压的方式令澎湃听感由耳及脑,隐隐涨潮式的铺垫中似是力求将第三者立场的视角以润物无声之势带入高维空间,进而占有某种视觉制高点来观察现实三维世界的过往今来,最终得以缓缓摊开睽异人心、勾勒真情实感、描绘生活实态。”

  “Pg.lost是来自瑞典的著名4人后摇乐团,成立于2004年。音乐直率、崩裂个性,却包覆着沉稳的后摇血液流淌,气势磅礴,震撼人心!Pg.lost制作的是心灵的交响乐,就像一个可以让不能休息的魂魄休息和回归的操场。作为一个多元化的瑞典籍乐队,他们带着忧郁深沉包含希冀的音调让听者震颤,音乐里不仅拥有那些个人化的思考和感受,也是最广阔的对于声音的实验——一种无边无际的声音体验。”

  “Childs是来自墨西哥的二人乐队,50%的独立小电子+30%的自赏梦幻流行+80%的后摇这样的一个小杂烩风格被他们自己定义成了electronic lullabies——即电子童谣。一般很难用“温暖”二字来形容一个后摇乐队,但是他们就是了。如同《Yui》封面,他们描述的不是阴冷孤独孤僻乖张的童年回忆,而是童年的落日余晖、河边嬉戏。最受大家欢迎的这首Mariana,来自《萤火虫之墓》对白,节奏实在是过于美好了。”

  “这支来自瑞典歌德堡的5人后摇乐队EF成立于2003年的5月。从容稳健的曲风,有趣丰富的节奏,不时闪现的灵气分外迷人。虽然在听过之后并没感觉太多有别于冰岛后摇名团的特色,但我能肯定的是,它音符中所蕴涵的一切美妙感受都是如此的真实体贴并彻头彻尾。Give Me Beauty... Or Give Me Death!献给我正思念的恋人,请赐我美丽或一死。”

  “Toe是一支2000年在日本成立的数学摇滚,后摇滚乐队。无与伦比的鼓点与节奏成就了这支骚气十足的乐队,流畅得一塌糊涂却又清新十足。”

  “配器以原味的吉他和钢琴为主,突出柔美的人声,搭配简洁干净的电子和各式环境采样,偶尔也会加入一些日本传统乐器,层次分明搭配得异常和谐,对于Haruka Nakamura而言,也许这就是天才所在——没有严整的乐章,没有华丽考究的旋律,就用这些简单细小在日常生活中往往被忽略的声音混合某一瞬间的短暂灵感做出了令人感叹的音乐。”

  “当后摇滚音乐正向着长篇史诗或者复杂多元化方向发展之时,来自瑞典的乐队Moonlit Sailor却似一位异军突起的骑士,用短小精悍的歌曲书写着属于自己的篇章。单就音乐整体感觉而言,Moonlit Sailor跟来自宝岛台湾的阿飞西雅有着相似之处,同样是歌曲短小,旋律优美,情绪饱满。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阿飞西雅稍显潮湿,且心思缜密,值得反复推敲。而Moonlit Sailor则要明朗开阔得多,张扬外露。毕竟在歌曲长度上,Moonlit Sailor要更为浓缩,自然也不像阿飞西雅那般承载了众多想法。”

  “来自惘闻最爱的一首。开始那几句清脆的弦乐就让人觉得梦境易碎,不敢去触碰,却忍不住再回头多看一眼。 乐曲向前,舒展的旋律平铺直叙。像洪流,像一卷丝绸,缓缓地展开。仿佛构筑了一个现实之外的梦境,为了抚慰那些彷徨不安又恍然若失的心。虽然名叫污水塘,却让人有了想要朝圣的冲动。”

  如果说狭义后摇是现在类Mogwai、EITS等乐队的主流范式,而广义后摇则泛指以摇滚器乐的手段对传统摇滚的颠覆和革新,沼泽便属于后者。

  在沼泽的作品里,古琴成了乐队的主角,尝试打破摇滚乐里吉他贝司鼓传统三大件的固有传统,将中国山水画般的写意和情怀,泼墨浸染进血液里。而海亮对古琴电声化与效果器的实验,还有演奏技法的大胆创新,也使古琴音色更多样化,更自然地融入现代器乐的声场。而始终不变的,是那份温暖和感动,以及充满诗意的奇幻想象。

  入梦令,《浮城谜事》电影主题曲,这也是沼泽乐队和娄烨导演首次携手的作品。”

  “台湾不可思议的后摇滚先驱--甜梅号!动听的《南方蝶道》很好地诠释了甜梅号这种在沉浸中爆发,在爆发中归于平静的路子。“搭乘着甜梅号的列车,有蒸汽火车的高温,还有子弹列车的脱序,或慢或快的律动, 最适合在深夜与季节转换之际盘旋,都将记录我们难以启齿的梦想。”

  “目前定居东京的Akira Kosemura(小濑村晶)是日本的一个纯乐器后摇男歌手。Light dance - home最大的亮点为口琴与原声吉他的相结合,好似述说日光下的独自舞蹈,孤独却自得其乐。”

  “阿飞西雅亦是少见的有明确中心思想的乐团。「失语的鳄鱼社会」中,阿飞西雅看其所居住的台北城,并忠实呈现其风貌。没有边缘的天际线,映照着混乱的城市街景,煦和的天气,急迫的道路声响,人际关系的疏淡与冲突。吉他的破音交织着一种偏锋式的狂热,弹奏中的言语欲征服所有令人不安的人生层面,领听者进入一个宽阔之境。

  然后不厌精细,研究音乐中难以被察觉的配置,亦不藉此叙说一个费解的长篇故事;而是取令人感动的一景,以流动的瞬间构置一个人人皆可看见的风景全貌,悠悠且细致。”

  “01年冬天由森川裕之、佐藤昭太、木下阳辅三人于东京组建的Euphoria。运用吉他演奏出的净是跳动的旋律,让人有了一种回到童年的感觉当中引导一股积极健康的态度,平整的吉他贯穿乐曲始末,未有之前日本音乐给我们带来的纠结抑郁情绪。中部急转直上的音墙勾勒躁动的脉搏,结尾处却又返归开场时的清亮。如同乐曲的名字一般,我们相信这是一场肃静的咆哮。温厚、理性、纯洁、彬彬有礼,却凝聚力量。”

  “Alcest起初是由neige,hegnor,arguth三人共同组成的黑金属乐队,成立于1999年。随着时间的推移,Alcest逐渐演变成neige一个人的音乐载体。而音乐风格也由最初冰冷生猛的黑金属向shoegaze乃至后摇转变。在铁色的海面上回响着一阵哭泣声。哭声中,一股痴狂沉入海底。之后是一片死寂从海底升起,仿佛一堵黑墙。时不时,隐约可见那远处熠熠的火光。”

  “1999年成立于东京,以三人为一体的Miaou与一众新掘起的日本后摇乐队一样在默默做着变革,他们没有像mono般冲出日本,却一直紧守岗位,吸纳着西方后摇的精神,却注入东方的细腻表达手法。与激情派作风的后摇乐团相比,miaou所展现的又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纯净低调美学。然而这并不表示他们的音乐无法带来撞击人心的力道,相反那纤细且令人难以忘怀的旋律、挟带着浮游感的音色,有时会让人有时间顿时扭曲歪斜的错觉,有时彷佛又能让周围景色都随之缤纷起来。”

  “来自英伦的清新后摇。相对于一些主题沉郁、基调太过于深刻的音乐来说,他们的作品更充满一种午后阳光之下青草散发的芬芳。这一点也他们清新干净的作品封面中也可见一斑。”

  “这支来自法国的后摇乐团非常注重情绪的铺垫,一曲听下来感觉到曲中强烈的情绪述说欲望。而极具节奏感的钢琴混合沙沙的颗粒带来一种怀旧的灰色质地。旋律虽十分简单层次却异常丰富,展现极强的法国老电影画面感。”

  “与其他流行乐队的形成不一样,Mew不是在酒吧或俱乐部里认识的,他们的故事开始于世界末日。该怎么定义Mew的风格呢,流行?独立摇滚?后摇?氛围?我觉得非常难。虽算是一支年轻乐队,但作品不乏灵气音乐整体颇具张力,还有他们对音乐本身的奇特构思,让人耳目一新。”

  “这是一个来自美国丹佛的5人后摇团体,04年底成立,目前他们只有唯一的一张EP。节奏鲜明的吉他,幽静深远的男声低吟,加上悠扬婉转的小提琴充当了整曲的主要元素。整个编曲上趋于安静,安静得另人酥麻,却不会让人觉得没有起伏,而是如同黑夜的花朵悠悠绽放着特有的光芒,非常唯美。”

  “莱斯特城是典型的英格兰内陆工业城市。常年灰沉的天空,连绵的阴雨,略显拘谨的古老房屋和狭窄的石头街道,压抑的空气让人透不过气来。这里就是Maybeshewill的诞生。Maybe she will放弃传统后摇滚冗长篇幅,转而关注对电子元素的拿捏绝对具有艺术革新性。同时作为纯器乐乐队,其天生就有缺少主唱的短板,因此在旋律上下很大功夫,善于渲染气氛培养感情,很容易给个人思绪提供翻腾的空间。加上他们把电影和电视对白的采样发挥到了极致,用一种独特的人声运用方式赋予音乐极强的画面感,以此来突出乐曲的主题并宣扬其社会和政治主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